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病娇攻略手册

收藏 (有255个人收藏)

病娇攻略手册

古代言情 84059次点击 618976字

  21世纪百步穿杨的竞技弓箭手穿越到东原国一个倒霉蛋身上。软弱无能,善良无底线,被冲喜嫁个活不过二十五的病秧子王爷.
  病秧子日常爱好给自己办丧礼,选墓陵。怎么办?当然是趁机多搞金银财宝进荷包,等病秧子翘了辫子就远走高飞另寻真爱啊!
  可事情走向仿佛不对…
  宫壁禾撑着脸无奈望天:厉王殿下,您已经快三十了,到底死不死嘛?挺急的。
  安陵宗玉微微一笑:本王还能再刚五百年。

主角:安陵宗玉;宫壁禾;

作品标签: 宫廷侯爵 虐恋情深 宅斗宫斗 朝堂之上

开始阅读 目录
微信扫一扫,手机阅读
作者有话说:

看年轻皇子们在权欲血海里沉浮。


粉丝互动

推荐票

已获:1058

作者:我还差1票就能在推荐榜前进一名,助我上位~

月票

已获:0

作者:我还差1票就能在月票榜前进一名,助我上位~

这本书写得实在太好了,给作品送礼支持一下吧~

点赞

点赞

50书币
催更符

催更符

100书币
黄金玫瑰

黄金玫瑰

300书币
爱的抱抱

爱的抱抱

500书币
文学奖 赠投1月票

文学奖

2500书币
捧红作者 赠投20月票

捧红作者

50000书币

最高送礼 更多>

1
今天不要胃胀气 今天不要胃胀气

5000书币

2
蓬勃努力阳光幸福 蓬勃努力阳光幸福

1150书币

3
清泷 清泷

600书币

最近送礼更多>

云在天上飘

赠送点赞x1

蘅一

赠送催更符x1

蓬勃努力阳光幸福

赠送点赞x1

蓬勃努力阳光幸福

赠送点赞x1

蓬勃努力阳光幸福

赠送催更符x1

评论 (101条)

江此意 lv.5 见习 4级评论员

[置顶] [精华] 新书已发 !!

新书已发 《嫁给残疾皇子后她咸鱼了》 清穿,是七爷胤祐的故事!!欢迎移步!!

2021-06-27 23:45:46

0

W.M-OCT.1 lv.1 见习 1级评论员

求番外!!!😭😭😭...

求求了求求了!!!看完书真的走不出来!!!最喜欢最意难平的角色就是景词了!!!真的太喜欢他了!!!能不能让她和女主在一起啊!!!求求作者了!!!还有好多人物结局都没有!!!我对结局不是很喜欢!!!能不能出番外啊!!!跪求啦!!!再者女主不是现代人吗!!!让她回现代也行啊!!!求求作者了!!!让景词和女主在一起啊!!!跪下来求作者!!!!!
我不发疯我说什么?你以为我像你们一样都读过书?都上过学?都知道字怎么打?我从小自闭症,现在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完,看到大家在豆瓣都能打字,我也羡慕,所以只能发疯大家说过的话,证明我也会说话,连发疯你都要有意见?你不如把我杀了
恨你!我是被雨淋湿的小狗 我是不被重视的第三颗纽 是选项E 是planB 是分叉的头发 超市里被捏碎的饼干 是地上的草 我是被踩踏的 是腐烂的橘子 是过期的牛奶 是断线的风筝 是被随意丢弃的向日葵
为什么要我等,为什么!你好狠的心啊,你知道你的这一句话会让我整夜整夜的失眠吗,想起来还要等这么久我在午夜梦回时惊醒,手脚冰凉,我想要挣扎却没有力气,我的心像被凿一个大洞,你在乎吗?你不在乎,你只在乎你自己,就像你不在乎狮子头里没有狮子老婆饼里没有老婆一样,你也不在乎等到快要疯掉的我。我已这样了,你却还能若无其事的回复我消息,那些冰冷的字句像利剑一样扎在我心上,你让我每分每秒脑子里都是你的这句话。
请你不要生气 如果因为我的文字而骚扰到你 你可以来训我一顿 请不要因为我的这些行为而为我感到担心 我不重要的 我微不足道 我甚至可以和微生物相比一论 我的文字感动不了你似昆仑山上的冰山一般的心 没关系的 不回信息我也不会怎样的 我已经习惯了 已经习以为常了 我常常收不到你的信息 我甚至不知道是不是我手机的问题 就连一个表情包我也末曾收到 后来才发现这是你的问题 我的一字一字打...

2022-08-21 19:57:37

2

江此意2022-09-27 01:45:40

啊……不好意思啊宝 才看到你这消息……这书已经完结很久了诶,宝宝,谢谢你的喜欢!!能不能期待下孩子的新书!!真的真的谢谢你的喜欢!!每一个下一本都永远是最好的!!另外,你不是微不足道的透明哦,你是我的衣食父母,谢谢你。

W.M-OCT.12022-09-27 01:45:40

我的一字一字打出来的这些热情似火奔放自由的文字感动不了你这高高在上的爷我都懂的 其实我也不是那么重要罢了。 看我如此的真情实感!!!作者大大就满足我这可怜幼小的愿望吧!!!🥺🥺🥺

萤火虫 lv.1 见习 0级评论员

怎么搜不到作者的光球千岁...

怎么搜不到作者的光球千岁

2022-02-18 23:22:15

1

江此意2022-03-10 03:14:54

被屏蔽啦,可以进群去看哈

更多评论>>
江此意

作者信息

人散未必曲终,有缘自会相逢。

作者公告

看年轻皇子们在权欲血海里沉浮。

作者的其他作品更多>

启禀九爷,那小妾又作妖了

  有一日清晨,   九阿哥理着袖扣,却意外的抖落出几枚铜钱。   见他英眉微拧,眼如冰锋,哼了一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小丫鬟腿软跪地,嗫嚅道:“回九爷,格格说昨个儿晚上您伺候的好,这是给您的……赏…赏钱……”   男人气的一脸惨白,薄唇微顿,睨着小丫鬟,追问:“她人在哪儿?”   “格格说……您定要打死她的,逃命去了。”   那小妾又作妖了!胤禟心里如是想道。

病娇攻略手册

  21世纪百步穿杨的竞技弓箭手穿越到东原国一个倒霉蛋身上。软弱无能,善良无底线,被冲喜嫁个活不过二十五的病秧子王爷.   病秧子日常爱好给自己办丧礼,选墓陵。怎么办?当然是趁机多搞金银财宝进荷包,等病秧子翘了辫子就远走高飞另寻真爱啊!   可事情走向仿佛不对…   宫壁禾撑着脸无奈望天:厉王殿下,您已经快三十了,到底死不死嘛?挺急的。   安陵宗玉微微一笑:本王还能再刚五百年。

重生后她成了首辅白月光

  前世襄亲王府被灭门,纯慧郡主李温熹被抛尸荒野。   只有一位不知名的白衣少年默默为她收了尸。   重回身死四年前,这一回,她要做执棋者,步步为营,处处杀机!   只是…前世为她收尸的人,为什么成了她政敌?   朝堂上,新科状元谢祺字字铿锵,一脸愤懑,“纯慧郡主罪有三!其一鬻官卖爵,其二内斗恶乱,其三豢养男宠!”   李温熹红唇一弯,低笑道:“我把男宠都遣散了,不弹劾我行不行?”   ————   非传统意义重生文,全员黑心,没有一个完全意义上的好人。

嫁给残疾皇子后她咸鱼了

  任务一:内宅不宁,站出来解决纷争   余十九:你们到底是为什么才会为了一个瘸子而争的死去活来的?   福晋:我不爱他,政治联姻,我有什么法子!   侧福晋:虽然是瘸子,可他长的帅啊,我不过是个颜控罢了。   小妾:瘸子人老实,老实人谁不稀罕?   余十九:怪我不懂爱情咯?   任务二:劝说胤祐参与夺嫡,选择站队请谨慎   余十九:好男儿志在天下!他们有的你都有,皇帝也是你爹,出发!追梦人!   胤祐:爷是个瘸子,腿脚不好,这辈子怕是追不了梦了。   余十九:我帮你治!   胤祐起身:不…不用了…   余十九:???你他妈装的?!   一日胤祐与兄弟们聚餐,闷闷不乐,问他原因为何,七爷左右张望,神秘兮兮的对诸兄弟讲道:“说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府里新进了一个小妾,我怀疑她是条鱼。”   ——————   *架空清穿一些情节人物不必过分考究   *女主没大招男主不是霸总都不完美

替嫁后驯服心机皇孙

  家道中落,替姐出嫁。   新房里出现无名男尸,大义凛然的好丈夫前脚含泪送她进昭狱!后脚便坚毅如铁的宣告天下:郡王妃犯法与庶人同罪,郡王府绝不偏袒!   这是明晃晃的要她死啊!   姜述在狱中磨刀霍霍,有人劝她:算了吧。要想证明清白,除非死人说话!   姜述难掩激动,亮出手中解剖刀:让死人说话,这我在行啊!   寒窗苦读二十载,入殓殡葬一条龙!知识!改变命运!   崔嗣瑛看着新婚妻子解剖尸体如行云流水,比吃饭还容易。他痛定思痛,蹙眉望天:本王若与她说,一切都是误会,还来得及吗?   ——————————   “这宫墙内是龌龊浮漂,血染朱瓦。而宫墙外亦是珊环冽冰,珠玉霜冷。世间多少不平事,京师王侯不敢捕!”   “有何不敢?你要让这天下无疫病,无疑错,无冤屈。你还要将霜雪拂尽,让这世间清明,人们方信明镜高悬,万事皆有所终。”

狂热

  故事的开始似乎是他出于恶作剧的一场戏弄,他觊觎着自己大哥的一切,包括那位名义上的未婚妻。   眼看她起高楼,眼看她宴宾客,眼看她楼塌了。   许观庭笑盈盈的望着她:你跟我,我就帮你。   商海浮沉滚滚,阴谋爱恨红尘,白燃警醒自己与他只是一场交易,不该沦陷真心。   她冷静告知对方:游戏结束了。   那个狂妄固执的男人却紧紧摁住她,红着眼低吼道:可是明明就是我,是我最先喜欢你的!   ————————   “世间冰冷刺骨,对你狂热依旧。”

真千金她为何这样

  傅荷听从师命为救一人,为此回了阔别十八年的家。   可惜假千金鸠占鹊巢,不开眼的一家人还处处维护。   傅荷表示:无所谓,没再怕,爱咋咋。   给弟弟看相:你是天阉   给祖母把脉:夭寿啦您想吃啥就吃点吧!   给伯娘治病:您这是心肠黑了,得换!   闹的永宁侯府人仰马翻。   这还不算,她还要去招惹那个打了败仗回来的瞎眼皇子。   傅荷一本正经:我可以治你,你信我。   李嗣瑛见识过傅荷是如何的心狠手辣,不守常理。   对她的示好不禁生出疑问。   李嗣瑛:你是不是喜欢我?   傅荷:啊?不是,我只是听我师父的话,要治好你而已。   李嗣瑛:真的不喜欢我?   傅荷:真的。   李嗣瑛:不信。